新闻是有分量的

双11“二选一”又被恶炒,碰瓷可耻,让商业的回

2019-11-18 03:26栏目:商业圈

双11“二选一”又被恶炒,碰瓷可耻,让商业的回

如果你去肯德基点可口可乐,服务员会礼貌不失尴尬地回复:您可以点百事可乐。

如果你去迪士尼乐园问向导:为什么这里没有哈利波特,Ta也会尴尬不失礼貌地回复:其实小飞侠更适合您。

是的,在商言商。麦当劳合作可口可乐,所以肯德基独代百事可乐,而JK罗琳也不会把哈利波特卖给迪士尼,硬把正房的待遇活成丫鬟的命。这时你不会想到“二选一”,只会想到商业利益的谋和。

可最近双11,“二选一”的话题周期性发作,再次登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。

10月14日,阿里巴巴集团公关委员会主席王帅发表“二选一从来只是一个伪命题……我们尊重法院的任何判决结果,我们实在不愿意再被动的配合某些企业无底线无休止的炒作了”。

24小时后,京东“11.11好物节”发布会在北京召开,随后一份“抖机灵”的“二选一”回复上网。就是那么巧,就是那么寸。

紧接着,一夜间,诸多科技分析湿、砖家都成长一番,变身法学行家,强行将反垄断与“二选一”挂钩,就像去年春节,他们一夜变身区块链“大咖”一样一样的。

这就像反垄断专家薛兆丰说的:反垄断问题是非常复杂,非常专业的学术概念。但也特别容易被人利用“打棍子”,“盖帽子”,假借反垄断之名制造阴谋论,从而打压竞争,遏制创新。

由此可见,恶炒“二选一”的本质就是要一箭双雕:1、对竞争对手进行舆论攻击,制造压力;2、特定时点的攻击,更大地伤害其商业声誉——碰瓷诛心,损人利己。

2年前双11结束,一位阿里顾问律师就曾总结:每逢天猫双11等大型活动,阿里即遭遇近五百个账户在同一时间段持续发出网络攻击文章,超过9700多篇,以所谓“二选一”和“垄断”为恶意攻击的稿件达4600多篇。

双11“二选一”又被恶炒,碰瓷可耻,让商业的回

是的,没有更大的本事,为了满足钱进的欲望,只能这样打鸡血,也没多想自己够不够“二”的标准。

碰瓷诛心,谁被打脸?

2010年“二选一”这个词最早出现在3Q大战,360指责腾讯侵犯用户隐私,腾讯指责360违规推广,双方在网上打得不可开交。

之后,腾讯宣布在装有360软件的电脑上停止运行QQ,用户必须卸载相关软件才可登录QQ,强迫用户“二选一”。最后在监管部门干涉下,此事才算解决。

2012年初,“二选一”被京东引入电商领域。先是微博有人爆料:京东已发通知给3C家电供应商,如果3C商品的页面销售价高于当当网,则不给供应商结款。

之后,当当网发声明谴责,时任CEO的李国庆在微博炮轰京东:“京东数码家电不敢和当当网比价了?”

同年双11前夕,雕爷在微博爆料:阿芙精油被京东放到了促销页面,强行设置价格,低到公司难以承受。同时京东锁死后台,令阿芙精油无法改价。

交涉无果后,阿芙精油向京东发出了律师函,同时要求从京东撤店。雕爷说:“撤店绝对是两败俱伤的事情,如果不是平台把品牌商逼到了绝路,我们绝不会这样做。”“过去两年都没有参加天猫双11活动,只是今年想参加。”

更可怕的是,2017年11月,媒体曝光一份“互联网实验室”与京东签订的合同及《推动对天猫平台“二选一”反垄断立案调查项目建议书》。

这个被命名为“710项目”的策划,总价达200多万元,它的目的是:为京东定制关于电商反垄断、推动有关部门立案调查天猫平台“二选一”的报告。其费力诛心,可见一斑。

有趣的是,2016年开始,每到618、双11的关键时刻,面对阿里,“二选一”的始作俑者总要表现出弱弱的样子,联合一群不得志的商家,复读机一样“哭喊”:是他、是他、就是他,让我们二选一的小哪吒。

仿佛二选一是最棒的槽点,自己是唯一的正义,折了智商也要证明点什么: